新加坡最严令:两人社交距离不足1米,可监禁半年罚款5万


她向记者回忆,第一次遇见招聘女模的厅主小马(化名)是在另一款名为hello的语音软件中。小马在公屏上打出了招聘信息,她便与小马取得了联系。很快,晓庆被小马拉到一个微信群。

去年,野蛮生长的网络音频行业被监管层注意到,迎来强监管时代。2019年6月28日,国家网信办发布公告称,近日会同有关部门,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。根据群众举报线索,经核查取证,首批依法依规对吱呀、Soul、语玩、一说FM等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、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,分别采取了约谈、下架、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,对音频行业进行全面集中整治。

晓庆是语音社交APP“伴伴”上的一位“女模”。据她介绍,因为疫情,她被禁足家中,“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靠这个挣点钱,我又不损失什么”。

“陪我就在那时被下架了。”资深用户皮皮对此印象深刻,“不过,现在依旧可以下载得到。”

【冰岛发现全球首例双重感染者 全境发现40种病毒变体】3月24日,冰岛媒体称当地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被检测出体内存在两种新冠病毒,其中一种为原始病毒的变体,可能是全球首次“双重感染者”。冰岛deCODE基因公司在其体内仅发现变异后的病毒,这表明变异病毒可能更具传染性和杀伤力,但该公司CEO也表示这起病例有可能只是某种巧合。

一位监管层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对语音违法行为的监控现在还存在一定难度,主要是处理能力跟不上。“量大处理不过来,目前主要以APP运营方承担监管责任为主。”

某语音社交APP工作人员罗盼(化名)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平台监管,如果是图片或文字,主要是自动识别,比如说动态或者私聊里会有关键词屏蔽,但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用户的体验。罗盼会根据公司发送的鉴定标准来鉴别用户是否违规,但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淫秽声音,这些措施就有点捉襟见肘了。“目前还是以人工巡场和用户举报为主。”

“号封了的话,再申请一个就行了。”对于平台监管,一位语音社交平台上的女孩说,申请一个新的账号只需要手机号和验证码。“之前因涉嫌色情,我已经被封过两次了。”她说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在虚拟的网络空间,类似的语音“微色情”已演变为一个分工明确、公司化运营的产业。从业者在社交软件上开设房间,招聘“女模”,接待到场“客人”,“女模”用声音提供“微色情”服务。有的平台还为“听众”提供打赏礼物。

在他们聊天期间,房间右下角的数字从未停止过跳动,最多时曾达到700人。皮皮感叹道,“还是聊点色的话题人数增长快。”